超杂食派 | 重度恋声 | 全职白夜脑残粉

【敦芥】Dark Lake 2

太芥前提?

侦探社和黑手党角色互换。森鸥外这边是侦探社,福泽谕吉这边是黑手党。

太宰治原来是侦探社的人,后来进入黑手党。

前篇:【太芥】Dark Lake

我觉得这系列可以改叫ALL芥修罗场……

下次可以中芥、再下次都可以镜花芥(what?!






芥川在寒冷中醒来。


他在睁开双眼前就意识到自己现在是何姿态。

四肢被缚,不着片缕。

想必是为了不让他有发动异能的机会。

长时间的跪立让他的膝盖麻木失去知觉,皮肤暴露在阴冷的空气中失温变得冰凉。

芥川试图挪动僵硬的双腿,只一动刺痛就从下肢传来。拴在手腕上的镣铐晃动着扯住他险些栽倒的身体,发出哗啦的声响。

边缘尖锐的金属嵌入皮肉,芥川在刺痛中轻轻吸了口气,随即就被冷空气刺激得猛咳起来。

血从他的嘴里涌出、从他被磨破的手腕处流出,然后如断线的珠子般接连滴落。

“太宰先生……”

芥川在痛苦中呓语。他不知道自己为何呼唤这个名字,也许只是因为感觉孤独,试图从在唇齿间辗转过千百遍的音节中寻求一点虚妄的安慰,又或者只是因为烧昏了头才开口,就像在祈求追寻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

“太宰先生、太宰先生……”

干涩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地牢里产生一丝微弱的回荡,又很快消失。

芥川的声音渐渐衰弱下去,直到最后,所有的呼唤都变成只在他臆想中的存在。

他垂着头跪在那里,身体因为寒冷而发抖,意识在高烧中变得模糊。


中岛敦来时看到毫无生气的芥川,心里吃了一惊。

他加快速度走下台阶,靠近自己的俘虏,俯身伸手拍打他的脸颊:“喂,你还活着吗?”

年轻的黑手党下手不轻,芥川因为发烧而泛红的脸颊被拍得更红。

芥川撑起沉重的眼皮,转动眼珠看向敦。

“还活着啊。”白发少年舒了口气,“还好,要是就这么死掉,太宰先生可能会生气。”

“太宰、先生?”

芥川模糊的意识因为这个名字而稍稍振奋。

“‘太宰先生、太宰先生’的,你还真喜欢太宰先生啊。”中岛敦歪头打量自己的俘虏,“可是,把你抓来的主意是太宰先生出的呢。”

“为、什么……?”芥川的声音因为伤痛而虚弱,他努力想睁大眼睛保持清醒,却只觉得越来越疲倦,越来越睁不开眼睛。

“人质交换啊。”中岛敦说,“谁让你们抓住了镜花。”

镜花?芥川想起昨天——也许是前天——见到的,穿着小西装、扎着领结的男孩。模样可爱又爱笑,却是个杀人鬼,警方所知的受害者就有三十人以上,是通缉榜排名仅次于人虎的通缉犯。他在调查走私案时,在港口的仓库撞见奉命来灭口的泉镜花。两人交手,毫不意外是芥川赢了,虽然赢得不算轻松。之后他把泉镜花带回侦探社,理由是他与自己正在调查的走私案有关,实际上却是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他。想和平地从港口黑手党嘴里取得情报根本不可能,侦探社又不可能对他动用私刑逼供,因此社长的决定是尽快把他交给军警。

芥川垂下头。

这是他的错。是他带来麻烦,又因为不够强而落入敌手。

“喂,你醒醒,不要睡啊。”中岛敦又拍拍他的脸颊。

芥川无力理会他也不想理会,只闭着眼睛,希望自己能就这么失去意识。

然而中岛敦显然不这么想。

他又叫了几次芥川的名字,芥川还是没有反应。

白发少年脸色一沉,抬手摸上芥川的左侧腹,手指在他的伤口周围绕了半圈,然后顿也不顿地戳了进去。

已经结痂的伤口被撕开,芥川毫无防备地惨叫一声,立刻清醒过来。

冷汗从毛孔细密地渗出。他抬头怒视施暴者,可惜他现在眼皮浮肿、脸色青白、额发被汗水打凌乱地贴着沾满血污和灰尘的皮肤,愤恨的瞪视被他的惨状削弱。

中岛敦对这种无法对自己造成实质伤害的目光不以为然。

“其实呢,太宰先生并没有指定抓哪一个来做人质。”他说,“不过既然我是实际执行人,那么就随我喜欢喽。”

“我很喜欢你哦,芥川君。尤其喜欢你受折磨时候的样子。”

说着,中岛敦移动到芥川肋骨上的手指慢慢施加压力,生生按断芥川一根肋骨。

芥川硬是把这一声惨叫憋在喉咙。

他呜咽着咬紧嘴唇,浑身疼得直颤却还是狠瞪着中岛敦。

“啊,很疼吗?”中岛敦收回手,“真抱歉啊。”他说,“等下会更疼的。”


太宰出现的时候,芥川已经彻底陷入昏迷状态,就算是皮肤被划开,也只是身体反射性地颤抖,没有一丝清醒的迹象。大脑因为过度的疼痛开启自我保护。

“敦君。住手。”

太宰的声音像压向地面的黑云一般阴沉。

“我说过别随意玩弄自己的猎物。”

正觉得无聊,用指甲在芥川胸口刻名字的中岛敦撇撇嘴,解除了右手上的虎化。他不像大部分黑手党那样惧怕太宰,但是也知道这个人如果真动怒,自己会被修理得很惨,说不定会死。

“太宰先生。”他站起身,向走到面前的上司低头行了个礼,“已经谈妥了吗?”

真是遗憾,中岛敦心里暗想,不能多玩一会儿。

仿佛感觉到他心中所想,一直看着芥川的太宰偏头看向他:“敦君。下次再背着我做这种事,我就把你扔到南美去,明白了吗?”

中岛敦只觉一阵寒意从脚底刷到头顶,体内的野兽本能感受到非常的危险。他后退一步。如果现在处于虎化状态的话,大概毛都炸了。

太宰两下除掉芥川手腕上的金属铐,把失去支撑倒向自己的瘦削身体搂进怀里。将披在肩上的黑色大衣拿下来裹在芥川身上,太宰把人打横抱起来,走上楼梯,离开黑帮阴森黑暗的地下囚室。

芥川的皮肤苍白到有点病态,在一片昏暗中特别扎眼。

站在下方的中岛敦仰头盯住没被黑色大衣盖住的那一截小腿。

那骨骼突出的纤细脚踝多么容易折断。

有一瞬间,这个想法划过他的脑海。




fin.


评论 ( 12 )
热度 ( 59 )
  1. はくげい吃掉那只叶修修 转载了此文字

© 吃掉那只叶修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