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杂食派 | 重度恋声 | 全职白夜脑残粉

丧病的森太脑洞(慎入警告)

郑重警告:请确定自己不会看个脑洞就化身野兽去扑正太(´-ι_-`)




确定的同学请往下拉,不确定的潜在犯请紧急撤离。




确定吗?




你确定吗?




你真的确定吗?




确定?




确定那就看吧……





污辈听说米国医学生喜欢玩医生play?ヾ(⌐■_■)ノ




于是有天森医生和哒宰玩起了我是医生你是病人滴游戏




「这位小朋友,哪里不舒服呀?」森医生微笑着靠近小患者。

哒宰低下头,扭捏地捏着衣角。「最近身体总是有奇怪的感觉,那里也变得很奇怪……」

「那里是哪里啊?」

「就、就是这里……」哒宰红着脸掀起衣摆。

「嗯?」森医生微笑:)

「就是……小jj!」

「哦~原来是小jj啊。来,脱掉裤裤,让医生看看。」

哒宰脱掉外裤,露出白色的小内内。

森医生用纸巾擦掉鼻血。

哒宰把小内内也脱掉。

「真乖,医生帮你好好检查一下。」

森医生忍住口水,伸手摸上小小的粉粉的小哒宰。

「呀~医生,那里、不要……不要摸那里……」

「不行哦,必须要仔~细~检查才行。」

写作森医生读作森禽兽的人继续上下其手。

「呀哒~医生,身体变得好奇怪~嗯~」

「是吗是吗,让医生看看~」

森医生变本加厉地抚弄手里的小东西。

哒宰嘤咛一声,小哒宰流出了白色的液体。

「呜……」

「哎呀,哒宰君,这是重病啊,需要马上治疗。」

森医生用纸巾擦掉手上的液体,严肃地说。

「呜呜呜……重病?医生,我要死掉了吗?」哒宰泪汪汪地说。

「没关系,只要好好治疗就不会的。」

说着,森医生拿出一管药。

「来,哒宰君,去检查床上躺好。」

哒宰光着小屁屁爬上床。

「把腿张开。」森医生指示。

哒宰听话地把腿张开。

「这样吗?」

「再张大一点。对,就是这样。不要动哦。」

写作森医生读作大灰狼的人捏着润滑靠近小白兔。

「啊!医生,好冰……」

哒宰瑟缩着想躲开。

「不要乱动。」森医生按住他。「你不想治疗了吗?不治疗会死掉哦。」

「呜……」哒宰不敢动了。

「这样才乖。」

森医生把倒在哒宰身上的润滑抹匀,灵巧的手指一路滑下。

「啊!医生!不可以碰那里!呀~不要进来~」

「乖,要好好上药才能治疗呀。」森医生不为所动,按住哒宰,手指继续深入、转动。

「嗯嗯~啊~」

小哒宰再次流出白色的液体。

「看,哒宰君病得很重啊。」森医生抽出手指。「怎么办呢~」

「病得很重?呜呜呜,医生,快救救我吧。」

哒宰可怜兮兮地看着医生,眼角挂着泪珠。

「好吧。那我们来注射吧。」

「注射?」

森医生笑眯眯地解开裤子,掏出工具。

「对哦,只要注射之后就会好哦。」

哒宰缩缩脖子向后退。

「不行哦,哒宰君,不可以躲哦。」

森医生按住想逃跑的患者。

「治疗很舒服很舒服的,不会疼的。」

说完,森医生提枪上阵,一寸寸推进哒宰身体里。

「啊~」哒宰被逼得反弓起身体。

「好粗、呜呜呜、不要了!注射好疼呜呜呜、人家不要了……」

「不行哦,必须彻底治疗。」

森医生露出危险的笑。

「治疗才刚刚开始,哒宰君要忍住哦。」

哒宰在森医生的粗暴治疗里哭喊挣扎,直到小哒宰再一次肿起流出白色的液体。

「呜呜呜……」

哒宰脑中一片空白,双目无神地看着上方。

「看样子哒宰君的病还没治好啊。」

森医生说。

「那就再注射一次吧。」

「不要~呀~」




事后……

「你个死变态,昨天到底做了多少次!吃了兴奋剂吗!」

哒宰想踢开黏在身边的大型变态,却发现腰腿提不起力气,根本抬不起腿。

「我很中意医生play。」森医生郑重地说。「哒宰君,我们再来,嗯,一百次吧。」

「滚!」




同好请点赞,并告诉lo主他不是唯一的变态(。


评论 ( 7 )
热度 ( 55 )
  1. 千陇ks吃掉那只叶修修 转载了此文字

© 吃掉那只叶修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