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杂食派 | 重度恋声 | 全职白夜脑残粉

【太芥】Dark Lake

微敦芥。

侦探社和黑手党角色互换。森鸥外这边是侦探社,福泽谕吉这边是黑手党。

太宰治原来是侦探社的人,后来进入黑手党。






仓库外传来一声枪响。


芥川龙之介心中一颤,隐约知道证人没能成功逃走,这次的任务失败了。

在他晃神的间隙,一只脚踩上他的胸口,已经折断的肋骨猛地插进肺叶。

芥川惨叫一声,一把握住那只脚的脚踝,想推开在自己身上肆虐的重压。

这只不过是下意识的动作,以他们现在实力和体力的差距,芥川那点微弱的推拒没有丝毫用处。

那只脚纹丝不动,感受到芥川的反抗之后,还恶意碾上两下。

芥川冷汗直冒,温热的血源源不断地从伤口冒出呛进喉咙里堵住他的呼吸。

也许今天就是我的死期。

芥川躺在坚硬的水泥地上,感觉自己的心肺被缓慢地挤压。

剧痛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因此直到脚步声靠得很近,才意识到有人从仓库外进来了。


“这个,怎么办,太宰先生?”

踩在他身上的人语调欢快地对来者说。

少年的声线清脆明朗,宛如一道惊雷劈进芥川脑中,将已经濒临昏厥的他震醒。

太宰先生?太宰先生?

芥川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音节。

那一定是错觉。

他拼命撑起沉重的眼皮,艰难地扭动脖颈想抬头去看清楚。

“别乱动。”踩在他身上的少年不满地说,加重了脚上的力道。

芥川短促地哀叫了一下,很快咬住自己的嘴唇。


“别这样,敦君。”一个在芥川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熟悉声音说,“放开他吧,再踩下去人死了怎么办。这么玩弄自己的猎物可不好。”

“反正是敌人。”踩在他身上的少年不情愿地嘀咕,挪开了自己的脚。

胸口的压力骤然消失并没有让芥川好过多少。他急促地喘息着,费力地微微扬起头。

寻找了四年的人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他面前。

那个人还是那么温柔漂亮,头上身上缠着标志性的绷带,除了那一身压抑的黑色大衣,什么都和以前一样。

“太宰先生、太宰先生……”

芥川不停地低声叫着这个名字,仿佛这是什么让人心安的咒语。

血从他嘴角涌出,疼痛灼烧着他的心肺。即使这样,他还是不停。

“为什么、为什么在这里……”


被称为“太宰先生”的男人蹲下身,毫不在意昂贵的大衣拖到地上。

他伸出手拂去芥川嘴角的血迹,动作轻柔得像是对待爱人。

血迹被抹去,可是血很快又再次涌出。

太宰收回手,露出有点苦恼的表情。

“芥川的伤很严重呢。这是你的错啊,谁让你和敦君动了手。”

芥川怔怔地地看着自己的老师,黑白分明的眼睛机械地眨动了一下,泪珠从他眼角滚落。

太宰好像没有感受到曾经弟子的委屈和无措,继续说:“学乖了下次就不要和港区黑帮作对。回去也告诉侦探社的大家。”

“如果有天不得不杀掉你们,我会觉得非常遗憾的。”太宰嘟着嘴,做出一个伤心的表情,“听到了吗,芥川?……啊,不过中原中也那家伙除外、那个蛞蝓还是死掉比较好。”

太宰先生……

芥川茫然地看着自己最敬爱的人。明明听懂了每一个字,却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

太宰见他这副模样,不耐烦地啧了一声:“还是那么笨。”

“这次就先放过你,我们也算有点师生情分。”他站起身,随意抖动两下大衣,抖去上面的浮灰,“总之,记得把我告诉你的话说给森鸥外那个萝莉控听。”

太宰说完便转身离去。

芥川试图伸手抓住他的衣角,却被人踩住了手。

皮肉在地面和硬质鞋底间被碾磨,鲜血从血管中迸出。

在他的骨头被踩断之前,太宰漫不经心的声音远远传来:

“敦君,快点走了。”

“可是……”

“快点。”

少年瞥了芥川一眼,松开脚,转身追着太宰离去。


空荡荡的仓库只剩下芥川一个人。

他躺在一片冰冷之中,随着血液和温度的流失,慢慢闭上眼睛。

太宰先生……






fin.





不想再写同人文,转行发脑洞……


评论 ( 18 )
热度 ( 58 )

© 吃掉那只叶修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