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杂食派 | 重度恋声 | 全职白夜脑残粉

【太芥】午夜魔法(上)

最近暴走中,文风也跟着暴走,写得很草,看看就好……

以及做梦也没想到这么个脑洞需要一万字的容量,只能分成上下……

明明只是个傻甜白……






“中也先生,鄙人是芥川。”


中原中也注视着五秒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东西,神色凝重。

一只黑色毛绒兔玩偶,穿着几乎覆盖全身的黑衣服。总之一片黑,只有耳朵尖是白的。挂件级别的尺寸,目测身长十厘米,算上竖起的耳朵也许有十三四厘米。

“就说写报告不利于身心健康。”中原中也说,“我特么出现了幻觉。”他的动作定格在看见兔子的瞬间,一只手还保持着翻报告的姿势,只有比宝石还漂亮的蓝眼睛缓缓眨动了两次,“竟然看见一只毛绒玩具站在办公桌上对我说话。”

“这不是幻觉。”自称芥川的兔子,括号玩偶,仰头与中原对视,说道。

中原倒吸一口凉气,惊呼:“天啊,这是青花鱼的诅咒!”

“……也不是太宰先生的诅咒。”

中原一个激灵,抖掉一身鸡皮疙瘩:“噁,别提那个名字,会让我想到某个鱼类一样又冷又腻的家伙。恶心。”

芥川默然。明明是您先提前的。

“这么向着那混蛋的确像是芥川。”中原端正坐姿,面对现实,也就是面前的玩偶兔子,“那么,芥川,你怎么变成这样的?”

尊敬的前辈因为迷之原因相信了自己,芥川心情复杂,他的老师对中原先生真有影响力。


中原中也站在武装侦探社门口。

其实一开始芥川请求中原把他带到武装侦探社的时候,中原是拒绝的。他不想看见那条青鲭。但是,可爱后辈的恳求让人难以拒绝到底,尤其是这个后辈平日里一副生人勿进的高冷样儿表示我们不熟,如今却毛绒绒软绵绵地求你。

他也不是没试过把锅甩给别人,比如芥川的狂热粉丝,哦不,芥川的得力部下樋口一叶小姐。然而芥川拒绝了这个提案,他可能是本能地感到自己落在樋口手里就没法安稳度过恢复原样前的时光。

“中也先生,拜托您了。”

当时毛绒绒的兔子趴在桌子上如此说道,因为四肢太短,兔子在正坐鞠躬的时候直接栽在桌面上。中原中也看着芥川兔屁股上的小尾巴,鬼使神差地张口:

“好吧。”


现在他后悔之前答应得太快。

“中也先生,我们到了吧。”芥川的声音闷闷地传过来。

“呃……嗯……”

“……请快点进去。”

“我又考虑了一下,还是让樋口来吧,她以前不是来这里委托过工作嘛。”

“中也先生……”

中原中也掏出手机。

然后,门开了。

一开门就差点撞上人,中岛敦瞪大眼睛愣了两秒,然后一声大喊差点震碎武装侦探社的窗玻璃:“黑手党那个戴帽子的人——?!”

躺在沙发上公然偷懒的太宰治捧着完全自杀手册,直挺挺地坐起来:

“啊,真的是帽子架。”

“闭嘴,绷带卷。”

太宰刚想还嘴,国木田独步一把掐住他的脖子,与谢野晶子拎起砍刀走到他身边。太宰瞥了眼锃亮的刀片,咽下一口唾沫。

搞定自家的熊孩子,武装侦探社的妈妈桑推推眼镜:“黑手党的人来这里有何贵干?”


中原中也从帽子里掏出玩偶兔子的时候,太宰治很给面子地喷笑出来。坐在他左边的国木田赶在委托人发飙之前一把捂住太宰的嘴,坐在他右边的与谢野则不动声色地抬手掐住他腰上的肉,狠狠一拧。

太宰治闷叫一声,萎了。

中原中也额头青筋一跳,到底还是决定假装没听见太宰那声嗤笑,现在在武装侦探社和太宰打起来可不是个好主意。

中原深吸一口气,指着兔子说:“这是芥川。”

“啊?”侦探社众人一脸懵逼。这个黑手党干部吃蘑菇中毒了吗?

兔子上前两步,仰起头,说:“鄙人是芥川。”

众人懵逼变惊恐:卧槽我们吃蘑菇中毒了吗?!

太宰一车的嘲讽卡在喉咙里,脸都憋青了。


“昨夜完成工作归家途中,一个女人忽然出现,把我变成这样。”兔子说,“请太宰先生把我变回来。”

突然就开始若无其事地介绍情况了……围观社员们微妙地看着桌上的玩偶。

“这是异能吗?”国木田独步俯身靠过去,贴近玩偶认真观察了一番,执笔刷刷刷在笔记上写起来,“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异能。”

与谢野晶子萌心大涨,伸手在兔子毛绒绒的脸蛋、胳膊上摸摸戳戳,逼得兔子扭着身子闪躲。

被委托的太宰反倒摸着下巴一脸沉思,看起来丝毫不打算伸手把异能解除,将芥川解救出来。

“太宰先生!”兔子躲来躲去,终于跑到太宰治面前。它仰起头看向太宰,语气急切地叫着恩师的名字,想让对方出手帮自己一把。

太宰治眨眨眼睛,把手放下来,俯身贴近芥川,审视了两秒:“黑乎乎,眼睛还是血红的,变成兔子也这么不可爱。”他说,“还是那么无能啊芥川君,从以前开始就净会给人添麻烦。”

兔子动作一顿,杵在原地不动了,一双耳朵都垂下来。

被晾在一边、一直没出声的中原皱起眉:“混蛋你说什么?”

“年纪轻轻就耳朵不好真让人担心啊中原,”太宰直起身,对前搭档挑挑眉,“游击部队的队长变成废物,身高二级伤残的干部又听力早衰,现在的港口黑手党真是堕落啊。虽然以前就很堕落。”

在中原中也一拳招呼上那张欠扁的脸之前,变成玩偶兔子的芥川忽然大声说:“太宰先生,请将我变回来,这是正式的委托。”

武装侦探社一时安静下来。

半晌,太宰迟疑着开口:“芥川君,你趴在桌上干嘛……”


曾经的后辈的恳求让人难以拒绝。芥川说得如此正式,太宰连假笑都维持不下去,只得收起自己的不正经。他其实挺不擅长应付芥川,这孩子太顽固不知变通,对他的逗弄经常得不到预期的反应。

所以才说不可爱啊……太宰暗自叹息。

太宰治是一个很擅长让别人无意识地陷入他的节奏的男人,唯独对上芥川龙之介,他的招数常常不奏效。

就像对牛弹琴一样。

太宰叹气。

“我知道了。”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指触碰玩偶的身体。

这玩偶做工不错啊,连衣服的布料都很好。太宰治心想。

然后,他发现自己的异能不起作用。

“太宰先生?”一直趴在桌边围观的中岛敦指着桌上的玩偶兔子,道出众人的心声:“没变化啊。”

太宰治栗色的眼睛睁大了一点。他移动手指抚上玩偶的脸颊。

这玩偶做工不错啊,绒毛好软好细腻。太宰治心想。

以及,他的异能还是不起作用。

“奇怪啊,”太宰治收回手指,重新审视玩偶兔子,“芥川君,将你变成这样的不是异能力吧?”

“看来的确不是。”芥川说。

“你好像不是很惊讶。”太宰微微眯起眼睛,“有什么事是你没告诉我们的吗?”

芥川似乎也没有特意隐瞒的打算,直接老实交代:“那个女人说她是魔法少女。”

此言一出,侦探社再次一片寂静。

槽点太多都不知道从哪里吐好了……


最先回神的太宰清了清嗓子:“芥川君,如果不是异能力我也无能为力了。”

“不过,既然你事先知道这是……咳咳,魔法,”太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说出这么中二的词,“为什么还要来找我,”他说,“你知道我只能让异能力无效化。”

“我不确定那个女人说的是真的。”芥川说,“总要来试一下。”

“合理的判断。但是现在你知道这不是异能了。很遗憾,我也帮不上忙。”太宰治说着,露出一个遗憾的表情,“那就请回吧。”


芥川没有如太宰所想直接离开武装侦探社,反而开口说道:

“既然如此,我想委托太宰先生,帮我找恢复的方法。”

“为什么?”太宰若有所思地看着玩偶兔子,“既然我的异能对你没有帮助,想要找恢复的方法,港口黑手党的人也可以去找吧?不如说,你们人手更多,找起来应该更容易。”

“我的这副模样不能让部下们看到。”芥川说,“而且侦探社是这方面的专家,找起来效率应该比黑手党要高吧。”

合情合理的解释。但是——

“我要是说不愿意接受委托呢?”太宰直直看向玩偶兔子。

“现在侦探社和黑手党还在合作吧?”玩偶兔子仰头与他对视,“太宰先生想开战吗?”

太宰嗤笑一声:“你觉得森鸥外那只老狐狸愿意为了你一个人与武装侦探社为敌?”

芥川没吭声。

反倒是不知何时从社长室出来的福泽谕吉开口打破沉默。

“接下这个委托吧,太宰。”

“社长……”

“卖给港口黑手党的重要人物一个人情没什么不好。”福泽谕吉揣着手说,“还是说你有什么特别不愿意接受委托的理由,太宰?”

“没有……”

“那就好。”福泽谕吉转身对中原和芥川说,“两位的委托我们接下了,太宰会负责帮芥川先生寻找恢复的方法。”

武装侦探社的社长严肃庄重,气势迫人。

中原中也眨巴眨巴眼睛,情不自禁地点头:“好、好的。”

芥川兔子则用沉默表示没有异议。


中原中也在离开侦探社前,不放心地凑到芥川面前。

“你确定要一个人留在这里?你现在可没有什么战斗力。”

“请放心,中也先生,太宰先生不会对我做什么的。”芥川说,“您不是还有工作?请尽快回去吧。”

“要不我让樋口来陪你?”中原中也觉得自己想到一个好主意。

“不,樋口今天也有工作。我的缺席已经导致人手不足了,还是不要让她也缺席的好。”

“可是——”中原还是有点犹豫。

“请放心,中也先生”芥川稍稍压低声音,“我明天就会回去的。”

中原有些意外地看向自己的后辈。

“豆丁蛞蝓你怎么还不走?”太宰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你是在和玩偶说话吗?噗——你是未成年的小女孩吗?”

“闭嘴,长条青鲭,”中原回头冲他比了个中指,“这不是玩偶是芥川!你特么不也和他说过——!”

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中原的话。这位黑手党的干部接到紧急任务,只能立刻离开。


虽然和前辈说不用担心,真被一个人留在侦探社后芥川还是有点不安。

中原一走,几个女孩子就悄悄围上来。

“好可爱啊~”谷崎直美伸手捏捏兔子耳朵,“啊!耳朵软软的绒绒的好舒服!哥哥大人也来摸摸啊!”

谷崎润一郎硬着头皮伸手轻轻碰了一下:“嗯、呃……的确很软。”

春野绮罗子也流着口水凑上来东摸摸西摸摸,“真的唉,好可爱~要是猫咪就更可爱啦。”

芥川像一只受了惊不会动的猫头鹰一样僵硬地立在一群“巨人”的包围中央。

“太、太宰先生……”他弱弱地叫唤。

中岛敦混入包围,伸出手在兔子的后脑摸了两下,然后滑到那个圆圆的小尾巴,捏、捏。

芥川浑身一颤,猛地跳到一旁,回头怒视中岛敦,大喊:

“罗生门!”

“诶?”白发少年一愣,然后被一个小小的黑兽猛地咬住了食指。

“啊啊啊啊啊——!!!”

人虎惨叫起来:“太宰先生!太宰先生!”

“别叫了,敦君,又不是没受过比这严重一百倍的伤。”太宰治总算出面了。他挤进女孩子们中间,伸手随随便便在咬住中岛敦手指的小黑兽上一点,迷你版的黑兽立刻崩溃,变成一小撮黑烟消散。

玩偶兔子后退一步,仰头望向太宰。

太宰摇摇手指:“芥川君真不乖。”他微微一笑,“看来变成玩偶没有影响异能的使用。”

玩偶兔子梗着脖子,但却又后退一步。

“敦君皮糙肉厚就算了,要是咬伤女孩子们就不好了。

“这是惩罚哦。”

说着,太宰伸手,一把抓住转身想跑的芥川。

“太宰先生!请住手!太宰先生!”玩偶兔子拼命挥舞四肢,可惜毫无用处,而杀伤力本就所剩无几的异能在太宰手下也同样毫无用处。

太宰对芥川变了声的哀求充耳不闻,干净利落地按住芥川把他身上的衣服当众扒了下来。

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刚刚目睹了一场……犯罪。

围观群众都默默转身,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不忍心再看这么不人道的羞耻play。

中岛敦临走前偷偷瞄了一眼。因为这一眼比其他人跑得慢了半拍。

“敦君。”太宰治出声叫住他,“这个给你。”说着,他抓起还没从桌上爬起来的芥川,扔到中岛手里。

中岛敦下意识地伸手接住差点儿掉在地上的玩偶兔子,然后又差点儿扔出去。

“诶?诶?为什么给我?”

侦探社最没地位、最常被坑的社员捧着烫手山芋欲哭无泪。

玩偶兔子在他手上不停发抖,气的。

中岛敦被兔子那双血红的眼睛瞪得浑身发毛,他毫不怀疑芥川一有机会就会用罗生门把他大卸八块。

“这也是教育的一环啊。”太宰治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走吧,我们去给它找解除魔法的办法。”






tbc...






小剧场:

“关于委托金……”国木田高举自己的理想。

“一百万。”芥川兔小胳膊一挥。

“一百万?!”虎敦的瞳孔变成了¥乘2。






其实是,看到黑色魅特兔时蹦出的脑洞……

评论 ( 8 )
热度 ( 49 )

© 吃掉那只叶修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