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杂食派 | 重度恋声 | 全职白夜脑残粉

【猿礼】Eclipse

二十岁伏见×十一岁宗像

Eclipse:日食或月食;消失,黯然失色;漆黑

关键词:孤独、迷茫、拼图、游戏、茶道、血肉、无法给予彼此救赎的命运




伏见猿比古,二十岁,迷路中。

不是“在人生的道路上迷路了”这种文艺的比喻,是字面意义上的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他的终端还在,GPS显示他现在位于东京,他也确实在东京,只是有些事情显然与他的认知相矛盾。比如,东京法务局户籍科第四分室虽然还是显眼地在寸土寸金的东京市内占据了一大块地盘,里面的人却不太对。

伏见坐在一家咖啡店里,从黑进摄像头后得到的画面中看见一群他不认识的人穿着陌生的制服在屯所里活动。

一睁眼发现自己站在一条小巷里,巷口就是繁华的商业街。他想不起为何在此,又是如何来的,只是走入人群,茫然地随着人流移动,很快在街上遇见执行任务的Scepter4,却发现那些人不是自己曾经的同僚,制服也有所不同。

伏见实在难以用语言形容,当他发现「青之王」名为羽张迅的时候,自己是多么震惊和……不安。过去的二十年里,他都从未如此动摇过。

——时间是十四年前,距离迦具都事件还有一个星期。

最合理的推测就是,他穿越时空,原因毫无疑问就是石板。在最后决战中能力交错,导致石板蕴含的巨大能量出现紊乱,他可能被卷入其中带回了过去。可是伏见不记得混战中到底发生过什么,连战前的事情也记得不甚清楚,他不知道这是某种PTSD,还是时空穿越的副作用。

虽然担心自己能否回到原本的时间,伏见仍然觉得他出现在迦具都事件前这个时间点并非全然的巧合。一个星期后那次王权爆发,就是他回去的契机,在那之前,他只需要等。

等……等一下?!

伏见猛地坐直身体,差点把嘴里的冰可乐喷出来。他瞪圆眼睛看着从窗外走过的背着书包的男孩。

长刘海、无框眼镜、连女生都少有的白皙皮肤、比同龄人更修长的四肢、和那充满逻辑和秩序的作风相配的挺直身板以及最重要的——那高深莫测又洋洋得意的阴险表情……根本和十四年后的青王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不过是个缩小版。伏见连一秒都没多想,就断定这是十四年前的宗像礼司。

遇见十四年前的宗像简直比穿越到十四年前这件事更不可思议。

可是最初的震惊一过,伏见的身体慢慢软下来,放弃了某一瞬间不可抑制地冒出来的、和那个人做接触的打算。现在的宗像礼司不是强大的青王,只是个十一岁的小孩,那些异能者的事与他毫无关系,即使十四年后他会为此献身。




tbc...




存脑洞only。看设定就知道是清水。期末+意外爬墙,大概不会继续写。

只是在count down里看到小时候的宗像,觉得他那种性格真是天生的,就算不是王,恐怕也一样孤独。宗像自知自己与众不同,只是不知道他自己会不会为此而伤感。相较之下伏见比宗像正常多了……就是原生家庭环境不太好造成少年时中二病有点严重,努力努力还是可以治的……


看评论才想起来忘记把完整脑洞发出来……

伏见在最后毁掉石板的混战中被卷进去,回到十四年前迦具都事件之前。由于是石板能量暴走导致的,他推测自己在迦具都事件时可以回到十四年后,所以只需要在十四年前呆上几天。

没想到伏见在十四年前遇到小时候的宗像。第一次见面时发现有怪蜀黍在STK宗像,伏见把人制服,却发现自己是多管闲事,宗像拿着装满对方STK自己时的照片的终端,威胁怪蜀黍再跟着就把他送到警署。

后来宗像在公园“科学地”抓虫子的时候遇见在漫画咖啡住了三天正在考虑自己要不要用菲法手段赚点钱的伏见。伏见跟小宗像说自己是在“出差”,小宗像表示哪有公费出差连旅馆都住不起的你逗我呢肯定是离家出走呵呵,就把伏见暗搓搓带回家,表示他可以在自己家偷偷住几天,直到他找到别的住处。

但是迦具都事件时候伏见没能回到未来,于是变得越来越烦躁,直到终于承认自己可能回不去了。好不容易狠下心面对现实的伏见就在这边找了个住处,宗像也经常去找他玩,美其名曰看他也没朋友太可怜了来陪陪他。结果两个人的关系亲近一点之后,有一天伏见忽然就不见了,因为回到了原来的世界。伏见想知道宗像记不记得小时候遇到自己这件事,可惜原来的世界里宗像已经在最终决战时死了。


评论 ( 9 )
热度 ( 26 )

© 吃掉那只叶修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