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杂食派 | 重度恋声 | 全职白夜脑残粉

【狗社】以下犯上

警告:微流社。ABO世界。狗朗A,小白O,威兹曼B,绿王B。




回想起第一次撞见伊佐那社發情时的情景,夜刀神狗朗至今还会感到一阵心跳加速。

当时,半夜被快感唤醒的他迷茫地爬起来,花了好一会儿才摆脱困意,用理性思考出到底发生了什么:有一个Omega躺在他身边。这个Omega正在發情。这个Omega是伊佐那社。而他喜欢伊佐那社有一段时间了。

夜刀神狗朗觉得自己要晕,又觉得自己想尖叫。

如此少女情怀的两件事他当然都没干。

他只是捧起了枕边的装满一言大人名言的录音机。

冷静下来,总之先找时光机,哦不对,先想想一言大人的教诲。

三秒钟后,勉强镇定的夜刀神狗朗压低声音呼唤伊佐那社的名字,还勇敢地伸手推了对方几下,把仍在被窝里磨蹭的王叫醒。

“小黑,”伊佐那社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用比平时还软糯的声音说,“怎么了?”

夜刀神狗朗知道与大多数人类相比,自己是个相当自持的人,日常修行也时刻以克己的态度进行。可是直到现在他才知道,自己的自制力到底有多强大——他居然没立刻扑上去把这个人拆吃入腹。

“小黑?”伊佐那社清醒了一点,见同住人沉默不语,他支起身体坐起来。室内的温度不算高,他却觉得很热。“有点热……”社喃喃自语了一句,话音未落,仿佛意识到什么,蓦地闭上了嘴,半晌,嗫嚅着说:“我好像發情了。”

此时夜刀神狗朗已经转过身背对他:“你的药在哪?”

“嗯……”社犹豫了一下,他记不太清之前兔子给他的药被他放在了哪里,“柜子里?”

若是往常狗朗必定会责问他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都记不住,可是现在Alpha被突如其来的情况弄得心绪不定,一心只想快点找到药交给他,于是径自起身去衣柜里翻找。

可是越是急越找不到。

白银氏族三个人挤在一人间的寝室里,平时没感觉太多不便,此时却感觉过于狭小了。社的味道慢慢变浓,很快就充斥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猫是Beta,对此没有什么感觉,所以至今未醒。狗朗就觉得辛苦了。等他终于翻到被压在白银之王衣服下的药时,衣服都快湿透了。

伊佐那社自知理亏,不声不响地接过同居人递来的水喝药,乖乖吃掉,在狗朗把空水杯拿去流理台的时候,小心翼翼地偷瞄着自己压迫感十足的氏族。

狗朗当然注意到了社的小动作,不知为何自家王明明实际年龄有九十几岁,有时候却还像个小孩一样。三个人在一起,他反而是最庄重有威严的。

“我不知道你是Omega。”狗朗穿着睡衣正坐在社对面,态度严肃地质问,“你怎么会忘记發情期这么重要的事。”

“呃,”社有些想笑,却也知道自己此时还是正经一些比较好,于是他清了清嗓子,“我不是Omega……以前不是。这是最近才发生的,我还没有习惯这件事。”

狗朗对这暧昧的解释皱起眉头:“什么意思?”

“就是——”社顿了顿,琥珀色的眼珠一转,然后竖起一根手指,“我以前的身体是Beta,但是这个身体是Omega。”

“这个身体……是绿王为你准备的吧?”狗朗有点艰难地说,“他是故意的吗?”

“大概是吧。”社歪歪头,“我还没有机会问他。”

夜刀神狗朗此刻非常想用理捅绿王几刀。目前好像很难实现,不如就先做个诅咒人偶。

“那猫知道这件事吗?”在心里给绿王扎小人的时候,狗朗想到另一个更实际的问题。

“她……不知道。”社回首看了一眼还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少女,低头扯出一丝苦笑,“毕竟,我也是在中尉那里时才发现的。”

白银之王很少露出这样的表情,狗朗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两个人不约而同沉默下来。

半晌,社抬起头,狗朗下意识地与自己的王对视,只见社对他眨眨眼睛,一脸无辜地说:

“小黑,你还好吗?那里,站起来了哦。”




Fin.




其实这也是8话时的脑洞,和猿礼那篇成对的。

然而现在对青组比较感兴趣,所以小白受就……

是说最近在看浪川配主角的牙狼,超可爱啊太可爱了最喜欢他和mamo啦~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吃掉那只叶修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