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杂食派 | 重度恋声 | 全职白夜脑残粉

【礼猿礼】新来的上司很烦人怎么办

只是个没什么西皮感的脑洞。在没有石板的普通世界大家会怎么样。




最近伏见的部门换了新上司,是个叫“宗像礼司”的年轻男人。强调他年轻,是因为这个男人才二十五岁,却已经是能够统御一个部门的部长。

确切地说,宗像礼司在一年前,也就是二十四岁的时候,就当上了营销部的部长。刚毕业的一个年轻人在毫无背景的情况下能在一年内爬到这种地位,显然相当有能力,毕竟这种事在日本可不常见。宗像能力虽然强,却因为性格问题得罪了上层。上层的人一方面看上他的才能舍不得放人走,一方面又讨厌他的性格,就时常把他调动到业绩不好的部门,既是一种惩罚,又能让他为公司做事。所以这一年里他已经换了三个部门。

有能力有怎么样?在食堂被邻桌强制八卦的伏见百无聊赖地嚼着嘴里的米饭,一边把盘里的蔬菜扒拉到一旁,一边腹诽。被利用完了,最后还不是被贬到我们这儿,在后勤做冷板凳。

伏见是后勤部IT技术室的派遣员工,名字听起来高大上,实际上主要负责给公司各部门修电脑。因为是派遣员工,公司的人迁升也好、降职也好,都和他没什么关系,那是正式职工才关心的事。唯一和他有关的就是裁员,反正不景气也好,内部改革也罢,派遣员工都是最先被裁掉的,高中还没念完他就出来工作,四年里已经换过七家公司,早就习惯了随时被开除,也就懒得费心去理会。

把所有青菜都丢掉之后,伏见慢悠悠地晃回办公室,这间办公室只有两个人,伏见这个死宅和另一个死宅。他们对人际交往都没有兴趣,平时除了工作基本连话都不说。反正只要有电脑就够了。

办公室里只有伏见一个人,他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拿出塞在柜子里的薯片和可乐,伸手按下电源打开电脑。和经常窝在这里的伏见相反,另一个死宅君除了规定工作时间,都不在办公室。因为是没地位的小部门,这间办公室又小又暗,采光问题什么的对于他们来讲太奢侈,全年都需要开着灯,仅有的一扇小窗户基本没用。

好在这里到不阴冷,伏见花了几秒打开可乐,再把撕开的薯片包丢在电脑旁。这时他的电脑已经启动完毕,伏见拿了块薯片塞进嘴里,双手放在键盘上,开始飞快地输入。他最近在编一个辅助入浸数据库的代码,初次实验对象就打算用这间公司的人事资源数据库。

输完最后一个字符,伏见的手离开了键盘。他伸展一下有些发僵的手臂,拿过旁边的可乐,向后靠进旋转椅,一边喝可乐,一边注视逐渐加满的进度条。

就在绿色的数字跳到百分之九十七的时候,一个陌生的男声从门口传来:

“伏见君在工作吗,真是我们公司的优秀员工。”

伏见心下一惊,差点把喝到一半的可乐喷在电脑上。他呛咳着抬起头,顾不上眼睛里冒出的泪花,一脸狼狈地看向走进办公室的男人。

“宗像、礼司。”

“对新来的上司直呼其名吗?”宗像在伏见桌前站定,微笑地看着还在咳嗽的下属,眼镜后的蓝紫色眸子里闪着饶有兴致的光芒。他似乎没有责备伏见的意思,只是那意味深长的微笑看得伏见汗毛倒竖,生物本能在他脑中大叫“危险,快回避”。

来者不善。可惜作为一个社会的人,他不能扭头就跑。

伏见止住咳嗽,把可乐放到桌上,借机瞄了一眼屏幕,初次运行已经完成。伏见伸手合上屏幕。他为自己的电脑装了些小程序,其中一个指令是关闭屏幕会自动关机,想要开机的时候则需要一些小技巧。

“宗像……室长。”思索了一下合适的称呼,伏见起身与宗像对视,由于身高的差异而微微仰起头,“您竟然会屈尊来我们这种小地方,请问有何贵干?”

宗像一点没被伏见不算友善的态度刺到,他保持着得体的站姿和微笑,像在看一只炸毛猫咪在自己面前挥舞小爪子。宗像推推眼镜,再开口依然是风度翩翩:“听闻伏见君是优秀的人才。我来邀请你成为我的……助理。”

胡说八道。他平时低调到存在感比每天来打扫卫生的大妈还低,宗像能从谁那里“听闻”啊。而且,助理?我看起来像是文秘专业毕业的吗?

伏见忍住翻白眼和咂舌的冲动,扯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您说笑了。”

宗像连眉毛都没动一下:“这并不是说笑。”

“……那请容我拒绝。”

僵持了两秒,伏见败给宗像无懈可击的微笑,发觉自己的脸皮厚度比不上面前这个纹丝不动的男人,他决定直球进攻,正面拒绝。

“恐怕不行。”宗像显然早就料到这种回答,他眨眨眼睛,加深了笑容,“也许我可以换种说法。如果伏见君成为我的助理,我就不把你的小秘密告诉保安科或者……刑事。这样的邀请听起来是不是更有诱惑力?”




tbc...




完整脑洞是:室长在之前调查别的公司时候就发现伏见很有才能。因为被公司无能的上层踢来踢去,室长不高兴,觉得把公司变成自己的才高兴。所以在背后和吠舞罗的出云联手,要买下公司。尊哥一如既往的负责镇场子不管事。不过这件事和伏见没什么关系,室长只是单纯对伏见感兴趣,觉得他的智商和才能很有发展,一辈子窝在这种地方太可惜。当然更可能是哪天伏见真的犯了大错然后被抓起来。为了避免浪费这么好的人才,室长打算好好引导一下这个小孩。






其实我能说……他俩在我眼里都很受,难以肉起来吗……

评论 ( 13 )
热度 ( 38 )

© 吃掉那只叶修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