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杂食派 | 重度恋声 | 全职白夜脑残粉

【猿礼】临界

警告:ABO世界。室长有缺陷的O,无法产生信息素,可以闻到别人的味道;伏见有缺陷的A,对信息素感觉敏锐但几乎没有反应。






在黄金之王的压制下德累斯顿石板的力量只能泄露出一小部分,即便如此,这强大力量的冰山一角仍然制造出为数众多的超能力者。因此负责处理一切与权外者相关事件的「Scepter 4」每天都异常繁忙。

由于石板的影响对象是所有生物,他们不仅需要处理与人相关的事件,时不时还需要和动物打交道。

今天一大早,伏见就被吵醒,花了一整天在都内追赶一只会飞的猫。那只猫拥有和白银之王相似的、操纵重力的能力,万幸它力量很弱,只能针对自身使用。

最终,伏见在那只猫再次飘走前扑住了它。

灰头土脸地回到屯所,伏见没好气地把用来打包猫咪的制服丢给下属,转身打算去洗澡,却在走廊里被副长淡岛世理叫住。

“伏见?”碰巧从茶水间出来的淡岛面色略显憔悴,几根发丝从向来梳得一丝不苟的金发中支棱出来,制服也有点皱。看见伏见时她眼前一亮,好像看到了希望之光,“你回来了。”

伏见心底生气某种不祥的预感,他极不情愿地嗯了一声。

对充满负能量的反应毫不介怀,淡岛用可以称得上高兴的声音说:“这真是太好了。”她打量一下衣冠不整的下属,“你要去洗澡吗?那洗完快点来帮忙。今天的工作太多,你不在都忙不过来了。”

意料之外,并不是什么大事,反正平时情报科很多工作都靠他一个人处理。只是离开一天就会有工作堆下来,他对这种状况简直可以说是习以为常。

“好,”伏见说,“我会马上过去。”

淡岛满意地端着茶杯离开,连走路姿势都轻快了几分。

目送上司的身影消失在转角,不祥的预感却丝毫没有减轻,伏见烦躁地啧了一声,转身回了房间。


踏进情报室的瞬间,伏见明白自己的预感成真了。

他站在自己桌前,震惊地看着上面成摞的文件——它们掩埋了整个桌面,他的电脑都快被压在下面了。

“这、是、怎、么、回、事?”伏见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怨念渗入原本就负能量满满的声音,将这句话变成黑暗的漩涡。

情报课的众人正忙得热火朝天,忽然一阵冷风从背后袭来,所有人都感到一阵恶寒,不禁屏住呼吸,整个空间的气氛都凝滞了。

没人开口,只有电脑在安静的运行。

最终,作为青组No.4和全组最沉稳可靠的人,秋山勇敢地站了出来:“那个……伏见先生?”

随手翻着从纸堆上拿起的文件,伏见的脸色越来越阴沉:“这不是需要室长做决定的东西吗,为什么在我这里?”

“室长在休假。”秋山顶住压力,小声说。

“啊?”伏见啪地合上文件夹,挑眉看向下属,秋山被他看得浑身一抖,忍不住退后少许,“室长的休假日不是昨天吗?”

“是,”秋山语气有些游移,“可是,室长今天也没来。”

“……”

沉默了两秒,伏见把手上的文件放回桌上的文件堆里,丢下句“你们继续”,转身出了情报室。

小BOSS走了,众人松了口气。

“伏见先生、去找室长了吧……”

“嗯……”


离开情报室,伏见径自去了室长室,推开门只看到一间冷冰冰、空荡荡的办公室,毫无人气。宗像平时喜欢在办公室里煮茶,房间里总会飘着一股温润潮湿的热气和清香味。今天什么都没有。

头上未干的水滴在发梢汇集、滴落在皮肤上,冰凉的触感激起一阵战栗。

伏见的心情更差了:

“室长……偷懒也该有个限度。”

不是说伏见没有一丝担心。虽然平时自家上司会在办公室做各种与工作无关的、被得力部下评价为“不正经”的娱乐,该完成的工作他都会完美地完成,那些小爱好与其说是爱好,更像是为了更好地工作的减压方式。宗像礼司的行事风格和他身上那件亲自设计的制服一样一板一眼,充满秩序和逻辑,连娱乐都是计算好的。

连续两天的旷工,已经超出偷懒的范畴。

伏见心里的不安从模糊变得清晰——青之王,他的上司,出了什么事。

不管是什么事,他隐约觉得,自己不会想知道这个答案。


“室长。我是伏见。请开门。”

出于礼貌,或者说与上司相处必须的礼节,伏见用毫无起伏的无趣声调重复了两遍这句话。这样当他破门而入后,他就有充足的理由为自己行为开脱。

说实话他也没指望宗像礼司会给他开门。从调出来的监控录像看,宗像从昨天开始就没离开过他的卧室。虽然理智告诉伏见不可能,他仍然忍不住妄想诸如上司因为没戴眼镜而撞墙倒地,一直晕到了现在。不过如果宗像撞了墙,比起他被撞晕,墙倒是更可能塌掉。

最合理的解释就是生病,但是王会生病吗?也许他们以前是人,变成王之后显然就不再是。石板对他们的身体改变之大,已经脱离了人类的范畴,说不定牢固程度可以和非生物相媲美。

“室长,再不开门,我就黑进去了。”伏见手握终端发出没什么意义的最终警告。

三秒之后,他按下确认。

门打开了。


房间很整洁,符合宗像给人的一贯印象。装饰和他的办公室一样半是日式半是西式,不过日式更多一些,靠近窗边铺着榻榻米的隔间,占据相当的空间。这些伏见都见过,他目不斜视地穿过前厅,来到宗像卧室门口。

“室长,你在里边吧?”伏见收起终端,“不出声我就进去了。”

一片寂静。

伏见推推反射着白光的眼镜,干脆地拉开幛子。

宗像的卧室不是和式,而是普通地摆着一张大床和壁柜之类的家具。

没时间感叹古板的上司果然还是喜欢柔软的床,伏见的注意力全被扑面而来的气味所吸引。味道极淡,像是房间里曾有人泡茶后留下的清香,或者夏日从窗外传来的花香。不过很显然,不是任何类似那种普通香味的东西。

伏见皱起眉,踏入宗像的房间。他有点怀疑自己的感觉,这闻起来像信息素,可是通常信息素不会这么淡。

“室长。”伏见向前两步靠近床脚。

宗像的床上用品以蓝色调为主,深的浅的,以及一些简单的几何图案。现在那床蓝色的被子正卷在一起。青之王把自己裹得严实,从伏见的角度只能看到鼻子以上的部位。颇为凌乱的发丝,在不安的睡眠中颤动的双眼和紧蹙的眉心。

“宗像室长。”伏见提高音量。

床上的人动了动。

空气中漂浮的味道让他心烦。伏见不耐烦地等了两秒,见人还没有醒来的意思,便绕过床走到宗像跟前:“室长,请快醒醒。”

搭在剑鞘的手指神经质地轻点着触感微凉的金属,在意识到之前伏见已经无意义地推了两次眼镜。

好想快点离开。再不离开的话……

心绪越来越烦躁,伏见咂舌,俯下身伸手去推宗像:“室长——”

在伏见碰到他之前,宗像蓦地睁开眼睛,仿佛一只受了惊的野兽,惊慌从那对儿蓝紫色的眸子一闪而过。

突然对上上司蓝宝石似的双眸,伏见也吓了一跳,一下子僵在原地:“室、室长?”

“伏见君?”宗像眨了眨眼睛,视野里只有模糊的影子,他坐起身从床头取过眼镜戴上,抬起头与伏见对视。“你在这里干什么?”宗像的声音不似平时刻板威严却很清晰,完全没有一个人刚醒来时的沙哑和迷糊。

伏见直起腰,站直了身体,改变姿势给自己一些底气:“您已经旷工两天了室长。”我来确认你的生存状况,以及,“请快回去工作。”

“我休了一天的假,伏见君。”宗像指出伏见言辞中的小错误,为自己做了一下辩护,“已经两天了吗……但是,恐怕我现在还没法回去工作。”

“啊?您在说什么啊?”伏见对着上司皱眉,“情报室的公文堆积如山,我一个人可弄不完。再说,还有需要您亲自过目的文件。”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宗像的目光像是看着对自己撒娇的小孩子,“毕竟,我的发情期还没结束。这次比预料中要久一些。也许是药效变差了。”

“不好意思室长,我好像幻听了,您刚才说了‘发情期’这三个字吗?”

“是的。”宗像颔首表示肯定。

伏见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肯定很精彩,他张了张嘴,半天才挤出一句没营养的废话:“我……不知道您是Omega。”

“很显然。”宗像神色如常,连眉头都没动一下,与部下相比,他的反应镇定得多,完全不像秘密被撞破的人。

一阵怒火莫名涌上伏见心头,他讨厌宗像的态度,这让他觉得自己像个幼稚不懂事的孩童,如此慌张。因为是王吗,所以才这样无所谓。与其说是镇定,不如说是冷漠。所以说,他从以前开始就讨厌王这种生物。

“伏见君,”宗像忽然出声,“既然已经了解情况,可以请你出去了吗。把必要的文件留下,明天我会去处理。”

宗像的声音比刚才低了几度,仿佛一盆冷水兜头浇下来,伏见猛地回过神,收起自己的信息素。乱放信息素是一件非常无礼的事情,尤其对象还是个处于非常期Omega,即使他只是一时的情绪失控,伏见感到难堪和自责。很多Alpha习惯于释放信息素,借此和同类逞凶斗狠,或是逼迫Omega。但他一向厌恶这点,从来没想过自己也有这么做的一天。

宗像没有因为伏见莽撞的举动而责备他,神色平静看不出任何心思。伏见本来就不是直白的人,这样一来道歉的话更加无法说出口。

“……我知道了。”

彻底没了底气的伏见连平时消极反抗的态度都收敛起来。就像知道自己做错了事的小狗,企图用顺从的行为得到主人的原谅,他难得乖乖听话一次,老实退出了宗像的房间。

部下的气息很快消失在门外,宗像放开不知何时攥紧的手,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感觉粘液顺着股间的肌肤慢慢滑落,他露出有点苦恼的表情:“还好……若是在伏见君面前蒿潮,可不太妙。”


伏见以某种头脑发懵的状态,神情恍惚、脚步虚浮地远离了宗像的房间。

他的王是Omega,老天,他从来不知道王可以是Omega。不是说他有任何偏见,只是王这种某种程度上已经不算人类的存在,居然还会有人类的生理特征吗。

伏见猛地停下脚步,他回想起离开宗像卧室前,无意中瞥见的痕迹。因为宗像起身的动作,被角有些许移动,露出一部分之前掩盖着的……

意识到自己看见的是什么,伏见的脸腾地红了起来。

“这好像有点……不太妙。”

少年伏见,平生第一次感受到,身为Alpha这件事意味着什么。




Fin.




看完08就蹦出的脑洞,快到10才码完……

评论 ( 20 )
热度 ( 97 )

© 吃掉那只叶修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