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杂食派 | 重度恋声 | 全职白夜脑残粉

【尼沃】Eventide 1

半AU。

沃里克成为阿尔坎杰罗家主,尼古拉斯是他的贴身保镖和情人。




深红的厚重帷幔如沉积的淤血一般,层层遮挡住占据一整面的落地窗,将这个宴会厅与世隔绝,剩下三面的雪白墙壁和脚下的大理石地板,反射着棚顶那个巨大水晶灯炫目的光芒,几乎照亮了每一寸空间,少许遗漏的角落也被做工精巧的小灯填满。

用金子堆砌出来的世界,看起来金碧辉煌,实际上比这座城市的夜还黑暗肮脏。

沃里克站在大门外的红毯上遥望里面刺眼的光芒,不屑地笑了一下,调整调整自己的领结。今晚他身着一袭浅银色的西装,上好的衣料好似月光织就而成,随着主人举手投足间的动作,隐隐有光芒流动。

尼古拉斯站在他身后一语不发地盯着自己的主人。沃里克很美,值得人目不转睛地看一辈子。话虽如此,尼古拉斯此刻却有些心不在焉。他习惯用武士// 刀,参加宴会却不能带,现在他身上只藏了两把抢和五只比首。倒不是说这些武器不够用,只是失去平时的傍身之物这件事让他多少缺乏点安全感。

“尼古拉斯?”前方的沃里克微微偏过头,侧目看向自己的黄昏种,“怎么了?”

尼古拉斯摇头示意没事。

沃里克也不追问。他将目光转回前方,说了句“那就进去吧”,然后迈开长腿跨上台阶。

阿尔坎杰罗年轻家主的出现在会场中引起些微骚动。女人们都忍不住将目光投向沃里克,矜持或放肆地打量这个圈子里久负盛名的美男子。男人们的神色更加复杂,有审视也有嫉妒,更多的还是畏惧和贪婪。

沃里克唇角带笑,迎向满屋猜疑的目光,仿佛在祭典上露面的王者,赏赐万千愚民瞻仰自己的机会。他从侍者盘中取过一杯红酒,随意在接近大厅中心的地方站定,很快就被怀着各种目的的商人政客、名媛淑女所包围。

尼古拉斯一进入宴会厅就退至角落,一贯如此。从身高上来说,他作为保镖跟在沃里克身后本来就很滑稽,当然是早早躲得远远的。凭借极佳的视力,他可以清楚地看到沃里克如何在人群中央用举手投足间的优雅和狡黠操纵众人,一笑一颦都那么完美又虚伪。

尼古拉斯注意力的一小部分留心着会场内外的变化,剩下的大半都放在远处的沃里克身上。沃里克不厌其烦地与那些人虚与委蛇,他也不厌其烦地看着沃里克与那些人虚与委蛇,毕竟时刻看着沃里克就是他的工作。万幸他看了沃里克十几年还没看腻,尼古拉斯认为这主要归功于自己的长情,而不是沃里克的漂亮脸蛋和身体。

尼古拉斯就这么靠在墙边冷眼旁观围在身边的一切浮华喧嚣与暗潮涌动,直到沃里克忽然离开人群聚集处,走向通往宴会厅外的回廊。

他是跟一个女人走的。

没节操的混蛋。尼古拉斯咬牙咒骂,却还是直起身沿着沃里克离开的方向追去。可惜等他穿过大厅来到走廊,沃里克和那个女人都已经不见踪影。

尼古拉斯毫无头绪地在宅子里转了一圈,意料之中没找到人,他们肯定是躲在隐蔽的地方,甚至是进了某个房间。死种// 马,干脆被反黄昏种那边的杀手一枪爆头算了,尼古拉斯烦躁地转身,重新开始在回廊里逡巡,寄希望于第一时间逮住“办完事”的沃里克。

找遍一楼之后尼古拉斯上了二楼。这层的人明显变少,大部分客人都聚集在一楼大厅,二楼只有一些上来休息的客人和行色匆匆的女仆和侍者,光线也不像一楼那样过于充足,只有几盏精致的挂灯。尼古拉斯下意识放轻脚步,对昏暗安静的空间自动警戒起来。

尼古拉斯还没走出多远,迎面遇见一个身着条纹西装、身后跟着两个部下的男人。男人的样貌看起来年逾四十,浓密的棕发中夹杂少许银丝,气度沉稳,隐隐有种含而不露的霸气,脸上略带一丝让人想要亲近的温和笑意。尼古拉斯见过他两次,艾尔盖斯托姆的关系者。

男人走到尼古拉斯面前时停下脚步,饶有兴致地打量起这个亚裔的黄昏种:

“这不是阿尔坎杰罗养的小狗吗,你怎么在这儿?你的主人去哪了?这里可不是你能随便进出的地方。”

尼古拉斯仔细看着这个对自己说话的男人,站着没动,也没说话。

男人脸上表情未变,倒是他身后的两个部下对尼古拉斯的反应不满,露出义愤填膺的表情,一副想过来教训他的样子。

尼古拉斯不觉得自己能清楚回答这么长的问题,再说他也不知道沃里克现在在哪鬼混。要不是那个白痴擅自离开安全范围,他也不会来这里找人。

气氛在尼古拉斯的沉默中一点点僵化——直到之前失去行踪的沃里克忽然从不远处的拐角拐了出来,打破这个小小的僵局。

乍一看到这四个人,沃里克也是一愣,但是立即明白过来眼前这是什么情况。

“蒙洛先生,好久不见。”沃里克走到尼古拉斯身前,挡在双方之间,截断投射在尼古拉斯身上的视线,“我家尼克给您添麻烦了吗?这孩子听力不好,也不太会说话。”

“并没有。”被称为蒙洛的男人把注意力转向阿尔坎杰罗家的主人,语气颇为温和地说,“只不过看到有黄昏种单独在这里游荡,过来关心一下而已。自家的狗还是应该看好,你说是吧?毕竟猛犬容易伤人。”

“这可真是抱歉,”沃里克表达出恰到好处的歉意,“下次我会注意的。”

“那最好了。”蒙洛点点头。

目送蒙洛一行三人下了楼,沃里克长出一口气,转身对尼古拉斯说:“啧、那个老狐狸……小尼克你以后离这家伙远点,他可比科西嘉的老头还棘手,我真不喜欢他。”

尼古拉斯没吱声。

沃里克奇怪地低头看向尼古拉斯,发现自家的黄昏种正神情严肃地盯着自己。

“呃——小尼克?”沃里克有种莫名的心虚。

尼古拉斯的目光扫过沃里克有些褶皱的衣襟,白皙的脖颈上还有未被完全遮掩的红印,手背上还有一道抓痕。沃里克也顺着他的目光看见自己身上的痕迹。

“这个……不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沃里克舌头有点打结,“我知道最近不安全,但是刚才我是去收集情报……真的……”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29 )

© 吃掉那只叶修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