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杂食派 | 重度恋声 | 全职白夜脑残粉

【尼沃】Nightmare

沃里克真是经常做噩梦啊。惊醒后的喘息声hshs。




沃里克的梦总是灰白的。来艾尔盖斯托姆之后他只做过关于那天的梦,梦里连血都是灰的。他的梦没有颜色,却能让他疼。


从睡梦中惊醒的沃里克猛地睁开眼睛,心脏因为梦中的惊恐而剧烈跳动,呼吸也因此急促起来。短浅的喘息声在黑暗中持续一阵后趋于平息,沃里克拂开落在眼前被汗水打湿的发丝,翻身坐了起来。天还未亮,但他已经没法再次安然入睡。

沃里克掀开打在腰间的薄被,打算下床换件衣服,一转头却看见一个站在角落的黑影。半夜被噩梦惊醒后发现房间的暗处站着个人,沃里克吓得一个激灵,差点叫出声。好在他夜视能力不错,很快就看清那是自己的同居人。

“尼克……别吓我啊。”沃里克长出一口气,用剩下那只眼睛白了尼古拉斯一眼。

远处街道的灯光照进房间,带来微弱的亮度,他知道尼古拉斯能看清自己的表情。

尼古拉斯向前两步从沃里克刚才的视觉死角走过来,站在他床边比划两下。

「又是噩梦?」

沃里克没太看清楚尼古拉斯的动作,不过也能猜到他想说什么。他摇摇头,下床越过尼古拉斯,去找替换的衣服。三两下穿好随手抽出来的衬衫,回首发现尼古拉斯居然躺在床上。

“喂,你干嘛随便上去啊?”沃里克提高音量,口型也夸张起来,“快点回自己的房间。”

「我陪你睡。」尼古拉斯比划:「噩梦。」

“多管闲事。”沃里克伸手去拽人,“再说这床太小两个人挤死——哇啊!”

尼古拉斯抓住伸过来的手臂,手腕一转就把沃里克拉倒在床上。脸砸在被子上的沃里克捂着鼻子跪起身,还没来得及发火就被拦腰抱住,再次按在床上。

“尼古拉斯!”

肚子上挨了两下重击,尼古拉斯皱起眉,露出不耐烦的表情,加大力气把动来动去的契约主箍在怀里,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睡、觉。”

含混不清的低沉嗓音,有种野兽般的凶狠。

沃里克一顿,态度软下来。

尼古拉斯讨厌麻烦所以很少开口说话,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他一开口总能让沃里克下意识变得听话。

“独裁。专制。笨蛋。矮子。不讲理。怪力男。”沃里克瘪瘪嘴,唇齿间蹦出来一连串名词。

抱怨归抱怨,他还是翻身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不再乱动。

尼古拉斯对这种合作感到满意,也就不计较那些不用听都能猜到内容的没营养的语言攻击,松开对他的钳制,还像给狗崽顺毛一样顺手摸摸他的脑袋,惹得沃里克一脸不爽地打开他的手。

房间里重新安静下来,只有浅浅的呼吸声时隐时现。

沃里克在黑暗中闭上眼睛。

从十三岁开始,尼古拉斯的陪伴就能给他带来足以驱除噩梦的安全感。

沃里克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的窗外已经大亮,房间里也充盈着柔和的光线。清晨特有的湿气弥漫在空气中,拂过皮肤带来丝丝凉意。

多么美好的一个早晨,他心想,要是没有顶在他后面的那玩意的话。

贴在背后的人没有动静,似乎还没醒,沃里克小心翼翼地往前挪了挪,打算趁早开溜,结果刚一动,就被一把抓住。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已经被尼古拉斯拖过去翻身压在身下。

动弹不得的沃里克干笑两声:“早、早上好啊尼克老师,您还是一如既往的精力旺盛呀。”

尼古拉斯的回应是一个不怀好意的微笑。

不是吧……沃里克暗暗叫惨。自从他们跨过那条线以后,这十年里尼古拉斯脸皮的厚度和爱爱的凶猛程度都直线上升,他好怀念当年那个连自蔚都会脸红的小尼克,真的。

沃里克垂死挣扎:“等、等一下,尼古拉斯,今天还有工作……”

在他说出更多借口之前,尼古拉斯及时堵上了他的嘴。


尼克老师表示,美好的一天,应该从床上开始。




Fin.


评论
热度 ( 53 )

© 吃掉那只叶修修 | Powered by LOFTER